搜索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

青島女子離婚后 雙親先后遭前夫殺害

2019-09-04 08:50:10
來源:愛青島
責任編輯:芃芃

原標題:慘劇!青島女子離婚后,雙親先后遭前夫殺害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這句話深深的體現在即墨何家莊村的一位村民身上,因為姐姐一場失敗的婚姻,父母慘遭前姐夫的殺害。這之間又有怎樣的深仇大恨?一起聽聽何家的故事。

原本幸福的家庭支離破碎,何女士心里滿滿的冤屈,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何女士是即墨何家莊村的村民,家中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姐姐。早些年,一家四口是村里出了名的幸福之家。可是,姐姐一場失敗的婚姻,卻改變了一家人的命運。

何女士的姐姐說,前夫之前給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個老實人。性格內向,對自己溫柔體貼,可是,結婚之后半年左右的時間,這個勤快、溫柔的女婿突然變了模樣。

2004年,倆人結婚半年多,從原先的勤勞體貼,變成現在的好逸惡勞,不思進取。父母也曾說過他,可是始終沒有改變什么。時間一長,何女士的姐姐便生出了離婚的想法。

最終在家人的支持下,何女士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2007年9月,兩人正式離婚。

離婚之后的一年時間,姐姐的前夫多次打電話到家里,要求復婚,但是都遭到了家人的拒絕。久而久之,前姐夫也從原先的好聲好氣,變成了威脅恐嚇。

何女士:“因為他是給我母親打的電話。我母親就告訴我們,他的意思就是,不復婚,就要殺你們的全家。當時我們就想,他這么說肯定是嚇唬我們,雖然也害怕,但是也不知道他能動真格的。”

誰都認為這是那個男人的氣話,而且,這段期間何女士的姐姐也另尋歸宿,在2008年結婚,次年和再婚丈夫生下了一個兒子。然而讓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姐姐的前夫正在處心積慮的,想要兌現著之前的“諾言”。

何女士:“到了2010年4月12日,那一天我母親和我姐姐在家里看電視,那時候還有我姐姐的小孩,這時候聽到院子里有聲響,就探頭看,看到邵先生輕手輕腳的就進來了。我母親和我姐姐很害怕,就把窗簾拉上了。”

當時家中只有母親和姐姐兩個女人,再加上一個還未滿周歲的孩子,所以母女倆拉上了窗簾,戰戰兢兢的等了十幾分鐘。見院內沒有動靜,何女士的母親便悄悄走出房間,想要鎖上院內的大門,可是……

何女士:“他就從這邊的過道里竄出來了。他的兇器就藏在過道里面。竄出來之后就質問我母親,我姐姐去哪里了。我母親就說,我姐姐上班去了,緊接著他從這個過道里面掏出了他自制的兇器來,就過來打我母親,我母親直接轉身,就用這個鎖把這個門給鎖上了,因為我母親害怕他進屋子傷害我姐姐和她外孫。因為她非常害怕,她就想自己在外面受傷害就受傷害吧,她要保護她的外孫和女兒。”

何女士說,當時前姐夫手中拿的兇器是一根長一米多、直徑三厘米左右的鋼管,上面還焊著針狀鐵柱,除此之外,另一只手還拿著一把壁紙刀。看著前姐夫氣勢洶洶的來,何女士的母親立馬轉頭把屋外的鎖扣上。可就在這個時候,何女士的前姐夫做出了大家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何女士:我母親在這鎖門的時候,他就從背后這里用壁紙刀割我母親的咽喉部,我母親一歪頭,他就把我母親的腮部幾乎割下來了,之后他就用那個大棍子,照著我母親的頭頂猛擊。再接著他就在院子里面用尖刀猛刺,反正一共刺了20多次,穿透胸腹部的就12次。

何女士的姐姐:“當時我記得他用尖刀一直在刺,我就想沖出去。我一看反鎖了,我沖不出去,然后鄰居家聽見了一過來,他迅速就離開了,騎著摩托車就跑了,他把兇器就扔在現場。”

隨后,鄰居報了警,將鎖在屋里的何女士放了出來,并且還通知了何女士的父親。可是,由于何女士的母親受傷過于嚴重,在急救人員趕到的時候,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征。沒過多久,前姐夫也在城陽的一處山上被警方抓獲。

何女士:“拘留了沒有多長時間,他家人就說他有精神病。公安司法機關就押他到煙臺萊陽去做司法鑒定,結果出來說他是精神病發病期。”

精神病發病期,這樣的結果讓何女士一家怎么也不能接受。之后,一家人也申請了鑒定結果復議,但是經過一系列的程序下來,結果依舊。

何女士:“那之后他就是去醫院治療了三五個月,就直接放出來了,沒有采取任何措施。放出來之后,我們都不知道,之后通過別人打聽,說他出來之后很正常,他的家庭,包括他的父親和他的弟弟,對這個事情什么說法都沒有,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從來都沒有找過我們。”

母親被殺害,兇手因為精神病發病期被釋放,而兇手,也就是前姐夫的家人,無論是經濟上的還是情感上,都沒有給出一個說法。何女士告訴記者,自己的父親也因為此事找過前姐夫的父親,但是對方卻說,“這個兒子我不管不了”。何女士一家人因為母親的死深受打擊,而誰也沒想到,這僅僅是厄運的開始。

何女士母親遇害的事情不僅給何家人帶來了打擊,居住在何家莊村的村民們也同樣人心惶惶。自打知道殺害母親的前姐夫被釋放,全家人在鳴冤叫屈的同時,更是擔驚受怕。2011年前后,父親再婚,安全起見,父親和繼母從何家莊村的老房子搬到了40公里以外的于家豐城。而在搬走之后的日子里,前姐夫再次出現在了何家莊村。

終于,在2018年的一天,何女士的前姐夫終于打聽到了,何女士父親在于家豐城所居住的房子。

何女士:“打聽到之后,當天我父親沒在家,他又找到鄰居,又打聽到我繼母的父親,就是我姥爺家。打聽到我姥爺家門口去了,他那天也是帶著酒裝扮,我父親看到了,我父親很氣憤,拿著鎬頭出來準備攆他,然后他跑掉了。”

既然找到了何女士的姥爺家,那父親的住所自然也不是秘密了。自打那時候開始,一家人又陷入恐慌之中,為了避免后患,何女士父親的家門口裝上了監控。而就在今年的8月15號,這個可怕又熟悉的身影,再一次出現在了監控的畫面中。

何女士:“8月15中元節這天早晨,他是早晨5點左右,自己約了一個出租車,帶著他的兇器,來到了我父親的住所。他一開始敲門,我父親不知道是誰,開了監控之后看到他。看到他走了之后,我父親就要去干活,但是一出來,他又回來了,正好在門口聽見門響,一聽到聲響,他趕忙跑到這個胡同,趕緊跑過來藏起來。”

何女士說,父親每天早晨都早早的出門到地里去干農活。監控視頻記錄,父親拿著鎬頭跟隨著前姐夫走到屋后的監控盲區,早晨5點41分,父親消失在監控畫面中,也正是這個時候,何女士的前姐夫對父親下了手。

何女士:“應該是一開始的那一刀,先砍在我父親的正面,都是深可見骨,之后我父親可能是擋下了,然后后面你這個地方全都砍透了,全都是血窟窿,腦漿都崩出來了。再就是后背這個地方全都爛了,砍了不知道多少刀,我都看不出來。我父親就在這躺著,這里全是血,很厚的血,淌的到處都是。”

父親在屋外受重傷,過程中發出了陣陣慘叫。何女士的繼母聽到,立馬從屋里出來,一邊報警,一邊跑了上去,準備阻止慘劇的發生。

何女士的繼母:“我當時看著他被砍倒,我就在那護著他,他不是故意砍我,我就看他在那使勁砍,我護著我說別打了,他砍了我手一刀之后,他又去砍我丈夫了。那個時候我手就疼得不行了,他就使勁往死里砍,我看我真救不了他,我也沒辦法,我就看著他難受。”

繼母回憶,當時兇手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至何女士的父親于死地。所以自己的手掌被砍斷,純屬誤傷。何女士一家人趕到的時候,父親的尸體躺在血泊當中,繼母已經被送到了醫院。監控顯示,5點43分的時候,何女士的前姐夫手拿砍刀,逃離了事發現場。目前,殺人的前姐夫已經被公安機關控制。

時隔九年,父母被同一個人用了極其殘忍的手法殺害。何家的兩個姐妹十分恐慌,當年的那句“殺你全家”是不是還會繼續兌現。父親被殺害的事兒很快就在村里傳開,之前何家莊村的鄰居,也十分生氣和擔憂。

不僅是何家兩姐妹自己,就連鄰居,也非常擔心兩姐妹今后的安危。大伙兒十分納悶,何女士的前姐夫究竟是什么樣的人?會如此殘忍的殺害曾經待他如親生父母的兩位老人?記者來到了何女士前姐夫生活了多年的即墨后寨村,通過一番打聽,打聽到了何女士前姐夫父親的家。

何女士前姐夫的繼母:“他們在上面住,早就不在這住了。別到這來找,不該我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他們都不聯系。”

隨后,記者又找到了何女士前姐夫的住處,只不過,房子里并沒有人在。記者通過電話,聯系上了何女士前姐夫的父親。

前姐夫的父親邵先生說,兒子患有非常嚴重的精神分裂,自己平時外出打工都把他帶在身邊,為的就是好好看著他。可是,兒子的精神狀態時好時壞,自己根本就看不住,這才讓他跑出去,發生了意外。好好的一個人,為什么會患上精神疾病呢?這幾年來,何女士的前姐夫有經歷了什么呢?

邵先生說,兒子就是因為離婚的事兒深受打擊,這才患了病。別說是溝通了,摔東西砸東西都是輕的,之前最嚴重的時候,還把自己給打傷了。而談到賠償,邵先生表示自己確實沒有能力,65歲的他還在打工,掙來的錢也基本都給兒子買藥了。

隨后,行動員在后寨村打聽了一下,也驗證了父親邵先生所說的話。

后寨村的村民說,何女士的前姐夫在十八九歲的時候因為母親車禍深受打擊,后來就變得沉默寡言,可能又加上之后的婚姻不幸,所以精神問題越發嚴重。后來,就經常在村里胡言亂語,罵罵咧咧,甚至還砸過鄰居家的玻璃,打過鄰居家的孩子。對于這個人,雖說也心有同情,但為了自身安全,也都是能躲就躲。

說到何女士的前姐夫,后寨村的村民們也是人心惶惶。而現在,何家兩姐妹多年蒙受著母親被殺害的陰影,時隔九年,父親再次遭遇到前姐夫殘忍的殺害,她們不得不擔心,自己的后生還能否安寧呢?

目前,殺人的前姐夫已經被公安機關控制,整個案件也正在處理當中。雖然目前的處理結果還是未知數,但是我們不得不擔心,這樣沒有自控力的精神疾病患者,如果再次被放回社會,還會不會再去傷害其他的人?究竟有什么辦法,能阻止這種慘劇的發生呢?

律師孔姣:“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是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的,經過法定程序來鑒定,他確實是精神病人,他不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責令他的家屬或者監護人嚴加看管或者是治療,在必要的時候由政府強制醫療。我國的精神衛生法也明確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衛生行政主管部門應當主管本區域內的精神衛生工作,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的司法行政民政、公安、教育、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部門在各自的職責范圍內也應當負責有關的精神衛生工作。”

[來源:愛青島 編輯:芃芃]
精彩美圖 更多 >>

分享到

青島話題 更多 >>

深度報道 更多 >>

大家愛看

Copyright ? 2019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37020202000005號
手機版 | 媒體資源 | 信網傳播力 | 關于信網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集锦